树语

  在很久很久以前,我是一棵树,生长在大漠里,大漠一望无际,像我一样的勇士是很难见的,就像你不能在闹市里看到很多的蛇,不能在狮子的地盘里寻找野猪群,这是自然的力量,物竞天择,适者生存。

  在离我不远的地方,有一户人家,孤寂的大漠里有人类生存实属难得,他们用石头堆砌了一道围墙,在围墙里面生活,他们在这里落脚的时候种下了一颗树苗,真是个幸运的小兄弟,屋里两口子去几百米之外的河里挑水,用过的水把小兄弟浇得肥肥胖胖,枝叶繁茂,回头看看我,努力地生存却是叶子都没有几个丁点。

  但是出生不好也要好好活着啊,世界上哪里有那么多被照顾的东西呢? 我往深处扎根,再深,再深。隔壁的小兄弟经常被我感动得痛哭流泪,觉得我身残志坚,自强不息。但事实哪里有那么多的表情,我只是为了存在,我只是必须把枝叶的养分用来生长更多更长的根须,这也是自然的力量,瞎子的耳朵更灵,没有手的人用脚吃饭,这不是什么伟大,不是什么坚强,没有眼睛只能更用心地倾听,没有手用只能用脚,如果因为这样就被当做一个伟人或者一个可怜人,那也只能怪人们太能够想象~

  时间过得很快,其实对于我来说时间是不存在的,风常常在我耳边呼啸,时而猛烈刮飞我仅有的几片叶子,时而温柔如我上上辈子处过的情人,日升月落,身体里脉动的轮廓告诉我存在的痕迹,而我一点也不在乎。担心时间走得太快那是人类的事,因为他们头发长得太快而生命太短暂,其实他们的生命一点说起来也不短暂,像我们一生为树只是站在这里看风看雨看太阳,而且这里还没有雪看!而屋里的两口子还是在别的地方活腻了才移民过来的,什么是活腻了? 就是看腻了风看腻了雨太阳跟雪,这个世界已经没什么值得他们惊喜可以让他们期待的了。啊~ 其实我早就活腻了,可是扎根在这里动弹不得,只能这么将就地活着了,其实也挺好。

  屋里的人类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没有了动静,只剩下破旧的小屋子在风风风风风风雨里飘摇。慢慢的,屋子变成了地面上微微凸起的一片黑色小山,风沙迷蒙了我的眼。当初两口子栽下的小兄弟没有了庇护,也很快的干枯消逝了。一切都还好的时候,为了撒下更大的树影,它努力地生长更加繁茂的枝叶,这是它的职业需求,也是它的特性使然。因为它需要并且被需要着,当它不被需要,它就失去了需要的力量——它的根来不及生长够不到足够的水源了。

  我知道,我为一棵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风沙已经淹没了我的所有努力,但是我早就知道了,早就知道任何事物都不可能永恒的存在,永恒的只是存在本身,而我也化为了存在本身,在很久很久以后,有人会想起,他曾经是一棵树,他努力生存过,而他也会忘记,直到被另一个存在想起。

上一篇:拥有了足够多sneaker之后,或许你应该来点不一样
下一篇:《DANHERA丹赫拉》|顶级家居洗护,意式质感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