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飞的柳絮

阴沉的小雨细细绵绵而下,微寒的风,吹着脸颊,一丝丝的微寒,带给人们一四丝丝的期盼,偶尔,一粒粒的小雪子重复而落。屋檐上,烟囱的那端。冷凝的白气呼之而出,一丝接着一丝的。

趁着兴致,至于江边的小树林,已是花团锦簇。白萼点点。不觉一句“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脱口而出。不一会儿,已是纷飞之,小草的腰已弯垂拉。或许还能听到一丝气息。枯草上铺上一层厚厚的白雪。如一层薄棉被。让人新生一种躺下来的感觉。来到江边一面偌大的镜子映入眼帘。虽无“千里冰封,万里雪飘”之感,但不乏上下顿失滔滔直势。粉杖玉砌雪的世界。着冬的精灵,在空中旋舞着,翻卷着,幻化,组合,演绎着这一年的一切的,溶于母亲的怀里。望着白白的飘飞的它,让人顿生作诗的感动;飘飞若絮空旋舞;散落寒梅丛中眠;白白揩斜惹人怜;岂日鄂东无风雅;但说粉杖玉砌是。

夜摹在飘飞中降临,啊,映的这个世界一片微亮。在开花树下静静的思绪;在这凄寒上午夜晚是否回有童话中那个买火柴的小女孩,借着那潺潺的微光。梦幻着烧鹅,一棵圣诞树上的琳琅满目的礼物,和那温暖的壁炉呢?是否会躲在一个角落用那沙哑的声音微喊着叫卖的声音呢?是否……

一切的想法读在脑海中浮现,凄寒的冬天,这烂漫的的冬天,是否会透析着“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那贫困的悲哀呢?飘飞的柳絮,梦话按的精灵,愿你带着凄寒中透析出那最后的一丝温暖,与祝福散落与抚慰着那一样的小女孩或不幸的人,絮还飘飞着,带着梦幻如翅膀一样漫漫张开,飘向未知的那端,凄寒的那端,等待着……

上一篇:少年
下一篇:难忘的情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