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里,那翻飞的鸽羽

小时候,家里曾养过一群鸽子。小小的鸽笼悬挂于屋檐之下,就像一个生动在童话里的小巧的王国。

在我的眼里,父亲则是这个王国当之无愧的国王。无论风雨,无论晴晦,父亲总会按时地打开王国的大门,放飞那一群可爱的精灵。而鸽们则会快乐地在晨光中展翅,在暮色中归巢。

我总是在鸽声的陪伴中入眠,在鸽声的催促中上学。

一群飞翔的鸽,成了我幼年时所能体味到的最为迷人的故事。

当这群鸽子都飞走了,再也不回来了的时候,我也飞走了,飞离了这个家,飞到了我现在所处的一个小镇——我也成了一名“哨鸽者”。

只不过,我哨的不是鸽子,而是一群比鸽子更为可爱的学生。

从此,我也和我的父亲一样,无论风雨,无论晴晦,按时地放飞着这一群群长着知识的健羽的精灵。

在晨光熹微中出发,在暮色苍茫,抑或华灯初上时回家。

这样的日子一去就是好多年。

不知什么时候,校园里飞来了一群鸽子,久违的身影与熟悉的声音,让我对它们一下子亲切起来。

这群不知从哪儿来的鸽子,翻飞于校园的蓝天之下,让这个静谧的校园瞬间充满了活力。

它们或落于草坪,或栖于操场,或散于林荫小道……

落于草坪,那是会唱歌的花;栖于操场,那是太阳撒落的的光片;散于林荫道,那是从繁密的枝头窜下来的叶……

它们有时在跑道上漫步,那是在觅食,觅取学生可能洒落的饭粒。它们有时在操场上翔集,那是在展示,展示它们优美的舞姿和美丽的健羽。

调皮的学生有时会故意地闯入它们的领地,“不怀好意”地驱逐这一群毫不怕人的精灵。鸽们则扑腾腾地飞起,像一群来不及零落为雨的云,匆忙地又被风吹得四散开来。

有时,我也会学着这小儿模样,走进鸽群,施撒几片吃剩的馒头屑,看鸽们争相啄食的忙碌样,便也觉得平静的生活里充满了无穷的乐趣。

……

禽流感袭来了。

一个周末过后,这群鸽子就再也没有飞来。是再也不会飞来了,还是暂时被它的主人收笼了,不得而知。

生活中突然少了一样东西,心里不免空空落落的。就像一个放在熟悉的地方的心爱的茶杯,当你想拿它喝水时,却发现它早已不知被你的小孩拖到什么旮旯里去了;或者就像一本你清楚地记得放于书柜第几层第几本的书,当你下意识地伸手去拿它的时候,却发现,那个地方于今已空空如也。惊慌与担忧的感觉让你的眉头都可以拧得出水来……

“哨鸽者”的生活无疑是清贫、寂寞的,无人欣赏,无人喝彩。就似没有花香的小径,因为它的平凡,所以难以引起路人的注意。可是一旦你发现你每天走的那条小径已被红墙绿瓦所截断时,心中的留恋势必会让你对这条无花的小径生出许多挥之不去的感情来。

宿命里,教师就是孤独的哨鸽者。当鸽哨的声音嘹亮的响起的时候,他的命运注定已与鸽们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了。

因此,我们未尝不可以坦然和超达些!

于是,在心平气和之中,我们的生命自然地圆融丰满起来。就像那群对人的好恶无所在意的鸽子,在密集的人群中,在局促的环境里,亦能自由地翱翔,展示出生命的极致之美。

禽流感终于过去了。鸽群飞回来了,它们还带来了它们羽毛刚丰的雏。

在蓝天底、白云下、树丛里、楼房间,伴随着学子们朗朗的读书声,鸽们欢快的飞舞着,散布着活力,展示着生命的永恒之美!

上一篇:停电以后
下一篇:成长的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