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接吻游戏2 」

  wb/起来打怪

  14.30,139.46,35.42&130.60

  

  

  

  一个西装皮革,头发像喷了一瓶发胶的中年男走了进来,低头和靠门最近的表哥说了几句话便起身向门外拍了一下手,女孩一个接着一个的走了进来,我警惕的站了起来,意识到不对又坐了下来,拿起桌子上的烟点了一根。直到包房里站满了女孩弯腰齐声喊到老板晚上好,我才把头稍微抬了起来,斌狗幸灾乐祸的看着我说:“第二个怎么样?”我假装没听见头始终不敢完全抬起,顺着门口第一个人的脚扫视了一圈。我发现无一例外都是高跟鞋,只有两个人不是,分别穿的是匡威和彪马。斌狗等得不耐急了说:“你再不说话我就帮你点一个了。”后脚就被小雨亲切的问候了。还是表哥最老实,坐在那里看的一动不动,表面镇定内心估计万马奔腾。

  “那个,彪马”我颤巍巍的说。众人好像没听懂我的意思,斌狗看了一圈靠近我问:“啥彪马,那个最胖的嘛?”不过那个女孩应该听懂了,迈开脚向我走了过来,然后坐在了我身旁,中年男带领着其他女孩走了出去,彪马女给我倒了一杯酒然后举起酒杯和我说:“你们都长得好帅啊,我叫曾静”我这才抬起头来仔细的看着她,年级看起来很小,一张标准的网红脸摆在我面前,安静的笑着。斌狗靠到我身边和曾静碰杯说:“我叫斌狗,我.....啊”话说到一半又被小雨揪了回去。我尴尬不失礼貌的笑着和曾静简单的介绍了一下我的朋友们,最后听完后她问我:“那你一个人单身吗?”我点头默认。

  斌狗提出游戏继续,我们一男一女围在了桌边,先从表哥开始,然后依次传递口中的纸巾,前面的人都小心翼翼的撕下一小口纸巾,每次到小雨给我的时候都所剩不多,看的斌狗都开始有点急眼了叫我注意点,小雨咬着纸巾邪魅的看着我。好像在向我炫耀,看你等下这么点怎么传到曾静口中,我看着纸巾一脸无奈选择了弃权喝了一瓶酒,就这样我一瓶接一瓶的酒喝着,直到曾静贴到我耳边和我说:“你接着吧,别喝了。”我心如乱麻,你特么试试这怎么接,斌狗那要吃人的眼神看着我心里发冷,又不敢对小雨指手画脚。

  游戏进行了没多久我就已经喝的酒醺醺的了,当我再次看见小雨口中叼着的纸巾,我定下了神,斌狗却已经在帮我拿酒了,我尝试的靠近小雨,小雨一对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使我像泄了气的皮球又靠回了沙发上喘着大气。这时曾静双腿跨在了我身上盯着我说了一句我教你,然后撕下了一下块纸巾塞在了我嘴里,抓着我肩膀底下了头。我靠在沙发上呆若木鸡,只感觉到全身发热,心脏一直跳个不停。直到曾静再次抬起头口中含着纸巾对我说:“喏,蛮简单的。”

  最后没玩游戏了,众人唱完歌后时间已经到了凌晨七点,因为是长假我们打算唱完歌就自驾游去峡谷蹦极,斌狗便问曾静要不要一起去玩,不出意外又被小雨揪着耳朵一顿臭骂,曾静听闻便趴在我腿上说:“我可以去吗?”我支支吾吾的回答:“我们车应该坐不下的。”“坐的下。”杉杉面无表情的打来助攻。

  走出ktv被刺眼的阳光照得睁不开眼睛,一行人站在马路边等着杉杉把车开来。

  

上一篇:闺蜜和我的初恋结婚了,她问我要不要当伴娘...
下一篇:大梦初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