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如花

  阴山山脉气势恢宏,连绵不绝,在陡峭的悬崖上,一枝山丹花在厉风中不停的抖动,一片残雪猛然飞舞。山的沟底有一条缓慢流淌的河流,在河流一侧的东山坡上,是一派初春的绿色,在绿色的掩映下,出现了一座矿山。在机器轰鸣的矿山周围,坐落着一排排灰色的砖瓦房,或零星独立的"干打垒"。此时,房顶上摇摇摆摆的烟筒,正冒着一缕缕青烟。开饭的时间到了,大人喊小孩回家吃饭的叫声此起彼伏,回响在山谷里……这是青山矿工小镇。我们的故事,就发生在这里……此时正是鸟雀叽叽喳喳的四月。一天晚上,在矿井深处的掌子面,跟班队长赵良和工友们紧张放顶。突然,一阵呼救声传来……赵良和工友们寻声找到现场……在一条快要塌陷的巷道口,支柱支撑的犬牙交错的乱石下,赵良的徒弟刘平就在下面,赵良马上和工友动手……刘平快要被救出来时,一块石头突然松动,又轧上了他的一条腿,赵良见情势不妙,举起撬棍杵向大石,准备挡住大石,结果用力过猛,两腿没有站稳当,一脚踏空,掉进了大石的空隙里,大石无情的挤压上了赵良……在这次冒顶事故中,赵良献出了自己的生命,刘平得救了。赵良死后,刘平非常歉疚,他每天一下班,主动来到师傅家里面,进了家门,二话不说,拿起斧头,劈柴,劈完柴,又挑起水桶。刘平忙完家里的活儿气也不歇,又去粮站为师傅家买粮买油。刘平闲下来时,还要给师傅的独生女丽丽辅导功课。

  眼看着每天来家里帮忙干活,水不肯喝一杯,饭都不肯吃一口的刘平,师娘美珍有点过意不去。美珍就将多做出的那一份饭菜,送到刘平家里去。刘平的父母看到儿子和美珍你来我往很“热火”动了心思:儿子快三十的人了,就因为是个挖煤工,找不上老婆,他二老也不嫌弃美珍,娶了美珍顺带报了救命之恩。刘平不同意,他有他的想法:美珍大他五,六岁,自己再不怎么地,但还是个纯小伙,自个儿不丑不傻,还算英俊魁武出的了手,真要是娶了寡妇美珍当老婆,会被人耻笑掉大牙不可。刘平私下请工友,左邻右舍大叔大婶给他介绍对象。热心大婶给刘平介绍了一个农村姑娘,姑娘名字叫小芬,俩人见面,刘平一下看中了小芬的朴实纯真,小芬也看中了刘平的高大帅气。 在煤矿上,男女相亲成功,根本不用走谈恋爱再确定关系的过场,而是直接选定结婚的日子,然后由男方家送给女方家“四色”彩礼,两身装新衣服,五千八百八十元彩礼钱,一切就算妥妥的,剩下选良辰吉日举办结婚典礼入洞房。婚礼的前几天,刘平下班后照常到美珍家帮忙干活。这天,刘平在美珍家干完活儿,太阳落下西山,天黑暗了下来。美珍劝说正揉搓洗被罩的刘平早点回家,明早还要下井。刘平说马上干完,让美珍不要再沾手了,他推开美珍的手。俩人正你推我夺,小芬不知啥时侯,闯进屋里来。“别人说我不相信,原来你们真有男女关系……”小芬是听了未婚夫的一些流言,走了十多里山路来找刘平的……第二天,媒人给刘平捎来小芬和他退婚的信息!

  美珍知道后,很不是滋味,她找到刘平说:井下挖煤工,找上个对象也不容易,不能因为她的原因,坏了名声,去求小芬吧!刘平也是这么想:别只顾为报恩,毁了自己终身大事,也败坏美珍的名誉。刘平请上媒人来到小芬家。小芬听完前因后果,再加上介绍人的佐证,疑虑渐消。小芬不再追究刘平的过住,她要求刘平必须和美珍断绝往来,为考验刘平,定好的婚期无限期延迟,刘平痛痛快快答应小芬。从这天起,刘平每天下班升井后,去澡堂洗完澡,换上干净的衣服去找小芬。误会渐渐淡去,刘平和小芬感情愈合。这年秋天的雨特别多,老天爷说下就下,一刻也不等,眨眼,矿山小镇,笼罩在雨雾朦胧中。这时,按矿山习惯,矿山上的人没当紧事就不出门了,只能待在家里看大雨,盼着雨过天晴。此时,小芬来刘平家里,二人正聊的火热时,突然,“咚咚……”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刘平打开门,美珍站在雨水中,非常着急的模样:“没办法,只有求你,丽丽突然肚子疼的厉害,我一个人弄不到矿山医院……”“走……”刘平看了一眼小芬,二话没说,跟随美珍冲进雨中……丽丽是得了急性阑尾炎,需要住院手术。刘平安顿好美珍母女二人,急急赶回到家中,他一进到家门就给小芬做解释……“情况我也都看见了,是人都会帮忙的,我不怪你……”听罢小芬善解人意的话语,刘平紧紧抱住了小芬。接下来的几天,刘平心绪不安起来:美珍母女在医院已经五天了,现在情况怎么样?刘平越想越放心不下,他背着小芬,偷偷来到矿山医院。当刘平骑着自行车赶到医院时,正碰上美珍和丽丽办完出院手续,要回家。 刘平见母子二人平安,非常高兴,于是,他用自行车驮着小芬母女二人回矿山小镇。刘平将她们母女送回家后,往家赶。刘平前脚刚进家门,后脚小芬就跟进了屋,劈头就说:“接人就接人,搂的紧紧的,脸还贴在背上,算哪门子……”刘平愣怔了一下突然想起:一路上骑车驮着美珍母女二人,美珍一个劲儿地谢他出手相帮,如果这次没有刘平,丽丽肯定要出大事。美珍说着,脸贴在了刘平的背上,手臂搂住了刘平的腰,这一幕竟然被矿山上的“有心人”看了去……刘平觉得这次没有必要给小芬做解释,他对小芬的爱是真心实意的。一个星期天的早上,工休了的刘平和小芬正在矿山小镇街上逛街,丽丽气喘吁吁跑了过来:“刘叔叔,快点,我妈她在家不行了……”没有听完丽丽说完情况,刘平丢下小芬,向美珍家跑去……来到美珍家,美珍躺在炕上,脸色苍白,身下一大摊血污……刘平连想也没多想,抱起美珍向矿山医院狂奔而去……美珍被送进抢救室后,大夫出来批评刘平这个丈夫不合格,媳妇都流产大出血了,不懂关怀,晚送来一步,人命也没有了……刘平搓着额头上的汗水,连声说:“是是,是是……”随后,小芬和丽丽也赶到医院。小芬一见刘平,就问美珍咋回事?刘平说:“流产了,大出血……”“谁的孩子?”小芬两眼盯住了刘平……刘平将美珍搞大了肚,流产大出血险些送命的消息,一下子轰动了整个矿山。熟人,工友,认识刘平的人,见着刘平便围上他,非要让他讲讲他和美珍的事儿。刘平采区一位领导找到刘平,劝他为了自己的名声,干脆娶了美珍,就不再会有流言非语。小芬死活不肯相信刘平了。美珍的男人早死在了矿井下,这些日子里,只有刘平每天出入她家的门,孤男寡女守在一起,能做出啥好事来!小芬将兰军家送的“四色儿礼”,和五千八百八十元彩礼钱,退给了刘平,然后彻底分手。身子刚恢复好的美珍听说刘平因为她流产的事儿,背上了黑锅,找到小芬一把拉住小芬的手,痛哭流涕。美珍说:她肚子里的种儿,真的和刘平没有丁点关系,这是几个月前死在井下丈夫老赵的事儿,可以找医院化验……然后,美珍苦苦哀求小芬不要错过刘平这么好的一个人……出了这当事, 小芬不是没有考虑过,她一个农家子女,能来到矿山上,嫁给一个吃公粮的矿工,这都是她们这些靠天吃饭农村人的梦想!可如今自己的命苦,遇上了这种事儿,让自己村里人知道,会怎样嚼烂舌根子。美珍的劝说没能改变小芬,后来美珍再去找小芬,小芬家人说小芬在另一个煤矿上找上了对象,结婚了。这一年,刘平三十五岁了,父母着急,便亲自找到美珍家,说他们做主,让儿子娶她做老婆。刘平和小芬断了后,一如继往来美珍家帮忙干活,美珍也有意思和刘平好,但始终没敢说。以经二十多岁的丽丽,也常“嘻嘻哈哈”劝刘平娶了她的老妈,并开玩笑说,如果她老妈不同意,她当女儿的同意,愿意嫁给刘平……这一年美珍去检查妇科病时,突然查出了宫颈癌!…看着每日在医院里忙碌完的刘平,同室病友非常羡慕:“我们要能有这样的男人死也值了……”美珍因为有了兰军的精心照顾,心情畅快,做了癌切除手术后,经过一期放化疗,病情转好。刘平看着脸色泛红的美珍,突然升起一个念头:如果真的因为我能对美珍好,就会改变美珍的病情,何不向她求婚给她带来更好的慰藉。美珍知道了刘平的意思后,就摇头了。美珍知道自己的病情不会有好结果,她不能再去毁刘平……刘平却像入魔,他每天来到医院,为美珍忙完,就和美珍提结婚的事情。美珍说:“如果我病真好了,没有事了,我就和你结婚……”真是天如人愿,美珍经过半年的治疗,康复出院了。回到家里的第二天,刘平和美珍到民政处办理了结婚证。那一年,矿山上的冬天又来了,纷纷扬扬的一场大雪,把矿山包裹在了银色的世界里……刘平和美珍温馨的小院儿也盖上了绒绒的白雪,好像一个童话的乐园。望着飞扬的雪花,美珍知道刘平很快下班回到家中了,她端起煤铲去院里的碳房取煤烧火,她要给丈夫做饭吃。美珍出了家门,双脚刚踩在雪地上,突然两眼一黑栽了下去……美珍进了矿山医院……宫颈癌已经扩散了……美珍自觉来日无多,他拉着刘平的手交代后事:“人都会生老病死,人之常情,我的阳寿已到,不要伤心,我要去了……”美珍感谢刘平多年来的关怀和奉献!同时美珍早就知道,刘平和她结婚,是在抚慰她的心灵。这几年,刘平老是说,为了她的病情彻底康复,决不能碰她的身体……美珍对刘平说,丽丽早爱上他了,希望他答应,好好替她照顾丽丽……

上一篇:左脸
下一篇:王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