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然

  王然是山东省沂水县人,十岁那年,父母在田里干活,晴空里劈下一道闪电,把两人活活烧成焦炭。坊间传言,坏事做绝,必遭雷劈。那遭雷劈的人,必定是坏事做绝的人。因此王然父母的丧事没人肯参加,也好在二老早化成了焦炭,并没有给王然带去太多麻烦,他一个人捧了两把土,就给埋了。王然的父亲有个朋友,叫做彭亮,住在济南,听说了这事,便把王然接回家看养,一晃十年过去了。有一天,王然上街买些生活用品,看见一个身穿黑色西装,戴着墨镜的平头男人,跟在他的身后,鬼鬼祟祟的不像个好人,他就对那人说,“不管你是卖保险卖房子卖壮阳药的,我都不需要,请你与我保持距离。”那人一愣,脸涨得通红,双手搓着,说话吞吞吐吐,“有人想见你。”“是谁,不会是你们新的销售套路吧,我可跟你说,我不吃你们那一套。”王然半信半疑。“王公子说笑了,他就在附近,请跟我来。”那人称呼王然为王公子,这让王然很吃惊,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有这么老旧的称呼。那人话说完,朝王然做了一个请的动作转身就走,好像他确定了王然会跟他走一样。穿过一条老街,又过了一个路口,来到了一家汽车修理厂,那人站住脚,回头对王然说,“要见你的人就是他。”说完拿手指一辆汽车。王然诧异不已,瞪大眼睛,等了一分钟,车一点动静没有。那人看着王然信以为真的样子,笑弯了腰,“笨蛋,白痴,你真的信啊,一辆车说要见你,哈哈哈,神经病才会信啊。”那人笑得扑倒地上打滚儿。那人滚来滚去,滚得口吐白沫,不省人事。“哼,骗我就是这种下场,咎由自取。”王然觉得虽然被骗,但也有种解恨的快感。修理厂空荡荡的,停了几辆报废的破车,没有修理工,也没有过往的人,王然抱着胳膊,站了一会儿,见那人没有醒过来的意思,不会被碰瓷吧,他四处看了看,没有摄像头,昂首挺胸装作刚刚路过此地,迈开步子开溜。“咳咳”突然听到一声老咳,“王公子,有礼了。”声音又沉又闷。“谁。”王然吓了一跳,声音好像是从之前那人指的车里发出来的。“多有冒犯,我是来自赛博坦星球的汽车王国国王博博坦。”王然猛抬头看见那辆车站了起来,铁手铁脚,一颗带有灯泡眼的玻璃脑袋,透明的脑袋里,跳动着一颗黑得发亮的脑仁儿,脸像是被石头砸碎了,胡乱从地上捧起来,乱拼了一气,坑坑洼洼,支离破碎,上面沾满了石子干草垃圾,缝隙里稀里哗啦地流着黑色的液体。博博坦站得很吃力,话说得却很流畅,“王公子这是迟了十年的道歉,十年前,我们赛博坦星球汽车王国爆发内乱,那是赛得天一手策划的阴谋,他杀害了我的父王,企图夺走赛博坦力量魔方,我为了不让他得逞,只得开启了魔方力量,谁知魔方力量过于强大,开启后便无法控制,一瞬间毁掉了整个星球,我和我的女儿躲进了父王留下的流浪号飞船,幸免于难,但也被抛弃于宇宙,流浪了十年。”“这十年,我一直在寻找你,希望把这件事情告诉你,我与赛得天抢夺力量魔方的时候,赛得天打在我脸上的一道闪电发生了偏移,折射到了地球,不偏不倚砸在了你父母的身上,致使二人人神俱焚。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我不打算得到你的原谅,只是希望用自己残缺的身体为你做些什么。”“我的女儿,坦雅公主还没有学会做一个公主,就失去了母后,失去了朋友,失去了一切,她在飞船里长大,每天看到的除了星光便是无边无际的黑暗,这是一个成年人都无法承受的磨难,我没有太多时间照顾她了,她与你年龄相仿,如果你愿意,她愿意嫁与你为妻,她会是一个善良的妻子。”说话间,博博坦身边的红色破车也站了起来,铁手铁脚,一张透明完好的玻璃脸上,泛起两朵铁锈色的腮晕。王然瞅着坦雅公主透明脑壳里跳动的黑色脑仁儿,脑子停止了转动,他像一只木头鸡站在那里,极力把脖子拉到最长,把头伸到高,仍然无法搞明白发生了什么,他索性愣在那里,继续看他们会做什么。坦雅公主走到他身边,搂住他的胳膊说,“我愿意做你的妻子。”她很温柔,心脏突突地翻腾,完全是一辆燃烧的小汽车。“我是在做梦吧。”王然坦率地说。“你摸摸我的脸,哪里是在做梦。”坦雅公主拉起他的手偎在自己的脸上。王然摸到了坦雅公主的透明的玻璃脸庞,她很温暖,很柔和,没有冷冰冰,也不生硬,他只是用手接触,便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依赖感。“如此,便让我为你们主持婚礼吧,王公子不介意我这莽撞的行为吧。”博博坦并没有真的征求王然的意见,他用铁手从胸前铁皮里,掏出一枚小小的王冠,温柔地戴在了坦雅公主的头上,深情地看着女儿说,“坦雅,就到这里了。”说完,脸上碎了的玻璃渣子刷拉拉散落了下来,缝隙里流动的黑色液体停止了流动,跳动的黑色脑仁儿不再跳动。坦雅公主弯下腰,把博博坦掉在地上的脸一块块捡起来,努力把他的脸重新拼好,可博博坦僵硬的脸明显不愿再接纳那些碎片,坦雅贴一块掉一块,急得坦雅哭出声来,她说,“父王,女儿能感受到王公子不怪你,女儿也从没有怪过你,赛博坦的子民们也一定不会怪你的,你是一个好国王,一个好父亲,请放心吧。”王然伸手抱住了她,她没有看上去那么笨重,在他的怀里,她纤弱,好似一枝杨柳。坦雅公主偎在王然的怀里哭了很久,王然的衣服都被她哭湿了,粘稠的泪水好像肥皂沫一样,在他身上开起一朵朵炫彩的泡泡。“我想请你帮我把他埋葬。”坦雅公主平静下心情后,对王然说。王然帮助坦雅公主把博博坦的的脸拼了起来,她很开心,王然拼得很仔细很完整,“父王也一定很开心。”修理厂后面是一片矮树林,把博博坦埋进了土里,俩人躺在草地上,互相看着对方。“你看得我不好意思了。”坦雅把头埋进王然的怀里,暖烘烘的一颗脑袋,拱得王然心里痒痒的,暖暖的。“你在你们星球一定是个美女吧。”坦雅公主推开王然坐起身,哭了起来,王然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他不该提她们星球的。他请求坦雅的原谅,坦雅却说,“我知道我在这里是个怪物,你现在只是可怜我吧。”说完哭得更伤心了,王然连忙解释,越解释坦雅哭得越伤心。王然一急醒来了过来,发现自己躺在家里的床上,原来只是梦一场。“早啊。”王然一出卧室就看见彭亮笑嘻嘻地看着他。“早。”彭亮的笑让他浑身愉悦。“不记得今天是你的生日了吗,接着,给你的礼物。”王然接到一把汽车钥匙。“是辆旧车,但性能绝对好……”彭亮还没说完,就看见王然飞跑了出去。一辆红色小汽车,他简直不敢相信。“是你吗?”他摸着车窗玻璃温柔地说。没有回应。他坐进车里,打开火,徐徐前行,他满脑子都是坦雅公主。轰地一声响,一辆货车和他撞在了一起。红色小汽车被撞的七零八落。“开车不张眼睛啊。”货车司机恶狠狠地咒骂他。他懒得搭理,愣愣地盯着小红车,小红车一动不动。交警赶来询问了情况给他定了全责,并依法扣留了红色小汽车,因为那是一辆无牌无证车。王然开始心灰意冷了,也觉得好笑,什么赛博坦汽车王国国王,什么坦雅公主,不过是一场梦,为什么就当了真。彭亮见他无精打采,就说,“别难过,我再给你买辆新车。”果然,第二天,彭亮就给王然买了一辆新车,从此没人再提起小红车的事。2007年,电影《变形金刚》大热,王然和朋友去电影院里看电影,看到一半,他对他身边的人说,“汽车人不是这个样子的,我见过。”朋友说,“是的,动画片里的确和这个不一样,不过这些看起来更逼真,不是吗。”王然说不清楚,他想起博博坦和坦雅公主透明的玻璃脑袋以及跳动的黑色脑仁儿,坚定地对自己说,“坦雅公主是真的,我应该去找她。”事故停车场里停满了形形色色的车辆,看管人员翻找了两本档案簿都没有找到王然想要找的小红车。王然说,“我能自己进去找吗,我一眼就能认出她。”看管人说,“根据你的描述,估计是找不到了,哪怕找到了,也报废了,你何苦费那劲呢。”王然不听劝,执意去找,果然一眼找到了。车完全没有了车的样子,王然费力钻进车里,掏出兜里的钥匙,打开火。小车发动机突突转动起来,只是一辆普通的车子,王然靠在车座上,兀自傻笑。“是我。”车子突然抖了一下,一枚小小的王冠掉在了王然的脚边。

上一篇:爱情如花
下一篇:抖音抄袭女王闷头赚百万,要脸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