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抄袭女王闷头赚百万,要脸吗

  点击关注夜读,置顶或星标公众号

  文:三尺晴   图:网络

  主播:海音

  抖音抄袭女王 #花粥# 上了热搜,#花粥致歉# 相关话题瞬间攀升至榜首。

  说起花粥你可能不了解,但说起她唱火的歌,你一定听过——《纸短情长》《出山》《盗将行》,几乎首首刷屏了抖音。

  花粥也因此被冠上了“抖音民谣女王”的光荣称号。

  她这次之所以摊上事儿,是因为抄袭了薛范老先生翻译的俄语作品《妈妈要我出嫁》,完全复制粘贴,一字不落,最后打上原创的标签,疯狂捞金。

  网友炸了,纷纷表示:“是欺负我们听众不关注海外文化吗?”

  “要脸吗?还作词作曲都填自己的名字?”

  很快,花粥本人便出来致歉,表示是“在打包上传平台时出现工作疏漏”,把责任推了个一干二净!

  工作室也赶紧出来辟谣、解释,而可笑的是,花粥微博评论区是关着的,只放了工作室的留言,这难道不是因为做贼心虚吗?

  粉丝当然不买账:“突然好生气啊,一直很喜欢她,被骗了的感觉!”

  “被发现了就成了翻唱致敬经典?没被发现这首歌是不是就成你的原创了?”

  还有人说,来让花粥教你最新流行歌曲的创作方法哦:复制粘贴,胡乱配词,打原创标签,完美!

  这已经不是花粥第一次作妖了,早在之前,她的《出山》就被爆出引用却不给人署名;《盗将行》更因听不得批评对大学教授进行人身攻击……

  可就是这样“德不配位”的花粥,从2018到2019,短短一年就在某音乐平台涨粉200多万,光各种分成就能赚上百万,可谓盆满钵满。

  抄袭者复制粘贴,名利双收,原创者累死累活,却无人问津。

  流量当道,良心失格,这种行为若继续放任不管,终将造成乐坛的信誉下跌和彻底崩坏,这其实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当今流行音乐界,懂“复制粘贴”的花粥远远不止一个。

  风靡抖音的《沙漠骆驼》,被指抄袭亡师作品。

  还好意思放出登记证书,打上原创标签,继续演出捞钱。

  嘴上说着师恩难忘,背后却行着抄袭的苟且,口口声声不忘初心,难道你的初心就是消费亡师,无耻抄袭吗?

  无独有偶,陈柯宇一首《生僻字》火爆全网,被奉为“神曲”,连老师都要求学生学唱,来记忆里面的生僻字。

  可这首歌同样被指出抄袭:前奏出自《戈壁》,接着是李荣浩的《模特》,中间是藏歌alalamo的曲调,也是抄得很用心了!

  可那又怎么样呢?人家照样上着春晚和综艺节目。或许人家打心眼里,根本就不觉得自己是抄袭,反而委屈得不行呢!

  而比抄袭这一现象更可怕的,是吃瓜群众毫无根据地追捧。

  就像花粥被爆出抄袭后,还有无脑粉丝替她说话,说是“工作室的问题,花粥本人不该背锅”云云。

  要么就打感情牌:“你知道她多努力吗?你们当初捧红了她现在却来踩她,不觉得太残忍了吗?”

  粉丝这种言论,不仅毫无道理可言,而且不过脑子,极其幼稚!

  就像你考试作弊,老师会管你抄了多少吗?会在乎哪些题是你自己做的吗?还不是一棒子打死了,把黑历史记入档案里跟你一辈子,没商量!

  因为抄袭就是抄袭,复制粘贴就是原罪!

  正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如果抄袭行为不加以制止,丢脸是会丢到全世界去的!

  近期,就有这样一档关于抄袭的事件——中国著名艺术家叶永青画作抄袭比利时画家西尔万,在欧洲引发了关注。

  比抄袭更丢人的,是被原作者评判“抄得不高明!”

  就像你把同桌试卷上的13抄成了字母B,把填空题抄成了选择题,贻笑大方。

  原作者当时不追究,是觉得麻烦,你可倒好,不仅抄起来没完没了,还把抄袭作品卖到人家国家去了!这不是上门打脸么?搁你你能干?

  抢别人的思想、创作,还抢人家谋生的饭碗,实在太不地道。

  叶永青一幅抄袭作品,能卖到60万欧元。

  可原作者呢?一幅只有可怜巴巴的6000欧元。

  以高出20倍的价格出售,你要是东西真好,那也就罢了。

  可偏偏一模一样啊!上几幅图看看,都可以玩“大家来找茬”了!

  看着新闻上摆着我们国家的五星红旗,简直气到炸裂,丢人都到家了!

  事件发生后,叶永青采取的“骚操作”更令人难以接受:不赶紧联系原作者道歉,而是继续骗人,圆那并不高明的谎。

  谎话说了100,最后连自己都当真了,着实可笑。

  网友们实在坐不住了,纷纷出来谴责——

  “中国”“著名”“艺术家”,任何一个头衔,都是相当有含金量的。

  可抄袭者却因为图省事儿,把这些含金量生生降到了及格线以下。

  说到底,欲戴皇冠,必承其重,如果捧不起这顶皇冠,干脆一开始就不要戴,否则,早晚是要掉下来砸了自己的脚的。

  在微博上搜索“抄袭”两个字,下面洋洋洒洒拉不完的词条实在令人心惊。

  原作者费尽心血,千辛万苦,把作品当自己孩子一样创造出来。

  可那些抄袭贩子,连声招呼都不打,直接把孩子抱走了,还口口声声说自己亲生的。哪有这个道理?

  之前看了个视频,感觉很心酸。讲的是音乐教父刘家昌狠批内地综艺节目——盗用他的歌曲,却从来没打过招呼!

  说起刘家昌,可能很少有人知道,但他作词、作曲的歌,你一定听过——

  《小丑》《独上西楼》《只要为你活一天》《往事只能回味》……

  这些曲目,无一例外,全都在综艺节目或电影里被引用、翻唱过,却没有一个人跟刘家昌打过招呼。

  作为老艺术家,钱不钱他其实不大计较,他要的只是那声招呼,那份应得的尊重!

  刘家昌说:“本来写歌呢,大家听着开心就好。结果大家都开心了,我不开心了,这个也不大对。

  我只希望,大家能遵守游戏规则,给我们作家最起码的一点尊重!

  就像前段时间关晓彤跳《千手观音》一样,节目组没有知会原作者,结果收到了中国残疾人艺术团的一纸侵权声明。

  事前知会一声,这叫“借”,直接拿来主义,这叫“偷”。

  可惜,太多人没搞明白这两个字的含义。

  将心比心,如果自己的东西被人拿了,自己辛辛苦苦搞出来的作品被人用了,看着别人名利双收,自己却凄凄惨惨,连个署名、甚至招呼都得不到,想必任何人都会觉得不舒服吧?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是当今社会必要的潜规则,也是做人最起码的尊重。

  抄袭的事情见多了,人们渐渐也就麻木了。

  这世界上,多得是学艺不精的人,为了个名头、面子,生生给自己拔高,却不知道揠苗助长,终会害人害己。

  要想脱颖而出,靠的是真才实学,是实打实的真本事。

  之前,毛不易的《消愁》被指抄袭许巍的《两天》,先来看看歌词对比。

  句式可能有丢丢相似,但措辞、感觉都是安全不同的。

  无怪乎一向鄙视抄袭的网友们,这次纷纷站在了毛不易一边——“这都能被指抄袭,真是人红是非多!”

  但毛不易还是第一时间做了回应——

  在这个浮躁的社会,只有闷头搞研究、凭真本事吃饭的人,才能让人佩服到无话可说。

  一个人嫉妒你、中伤你,是因为你们差距不够大,当你们之间有云泥之别的时候,别人是一点嫉妒心都生不出来的。

  我很佩服朴树,喜欢他从来不追名逐利,只专心搞自己的音乐。

  1999年,《那些花儿》火了之后,朴树急流勇退,默默写歌,直到2003年才发行第二张个人专辑《生如夏花》。

  《生如夏花》再次席卷音乐榜,朴树本可以名利双收,可他可好,一退出又是十年!

  他写歌、遛狗、过着隐士般的安逸生活,在2014年才以一首《平凡之路》强势归来。

  直到现在,朴树依然愿意在路上给路人唱歌,不为名利,只为真心。

  这才是真正音乐人的坚守,才是真正的大师,该有的态度!

  那些刻在骨子里的真才实学,风吹不走,雨打不掉,十年又十年,“你大师”永远是“你大师”!

  说到底,为什么抄袭的事件频频发生,还不是因为“拿来主义”太便利,没本事的人太浮躁了!

  别人坑哧吭哧搞个几年、十几年,你抄过来,可能连几秒钟都不需要。

  走“捷径”太便利了,所以捷径就成了唯一的路。让很多没有真才实学,却一心想出名的人,纷纷在这条路上挤破了头。

  他们任由名不副实的“高帽子”往自己脑袋上扣,虽然看着高大威猛了,实际上连路都看不见,是注定走不长远的。

  “出名路万条,原创第一条。操作不规范,早晚两行泪!”

  看似是句玩笑,但希望所有人都不要一笑而过。

  - END -

  ♫

  ● 配乐:丁可 - if ●

*作者简介:三尺晴,哈姐的人,一个阳光明媚爱拖更的奇女子。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夜读()

  这么大的好看,看见了吗☟☟☟

上一篇:王然
下一篇:隐婚的丈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