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的丈夫

  一.2017年初,郑平从老家云南到浙江上班,在一家门花厂做电焊工,郑平今年27岁。身形高大,长相端正,在厂里干活也是踏踏实实,勤奋,吃苦耐劳。老板的女儿王芳在厂里做管理,厂里的男生有很多,但因为工作的性质,大都是灰头土脸。所以郑平干净清爽的模样,很快就吸引了王芳的注意,她喜欢上了郑平。郑平在厂里工作了大半年,和王芳一来二去的也熟悉了起来,两人经常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久而久之,大家居然都默认了他俩就是一对。这天王芳又来找郑平,还带了一些点心,把郑平叫到了办公室,关上了门,王芳又是递点心,又是倒水的,很是殷勤。郑平咬了一口糕点,还没咽下呢,王芳就向他表白了。她说: “郑平,我喜欢你。”一听这话,郑平差点没给吓死,糕点卡在喉咙里半天咽不下去,把脸都憋红了。王芳拍拍他的背,说: “你这么大反应做什么?我还以为你会很高兴呢?”郑平缓过来后,结结巴巴的说: “王芳,你是不是太冲动了?”王芳说: “没有啊,我一直挺喜欢你的,你不喜欢我吗?我们相处了这么久,我还以为你也喜欢我呢?难道说,是我误会了?”郑平没有直接拒绝,而是摆摆手,说: “不是的……只是……”话没说完,王芳高兴的挽住了他的胳膊,说: “郑平,我就知道你是喜欢我的。”任由王芳挽着自己的手,郑平没有拒绝,可他的表情却十分复杂,好像有话要说,十分忸怩。注意到了郑平的表情,王芳问:“你怎么啦?”郑平欲言又止:“我……”这时王芳笑了笑,似乎明白了郑平的顾虑,她想着郑平出生农村,家境贫寒,可能是在为了两个人的家庭差距而烦恼,有所顾虑。于是她说:“郑平,你不要想太多,我们交往以后让我爸爸给你升个职位,他很愿意提拔你的,到时候我爸爸退休了,工厂就让你来接手,我们一起把公司做好做大,将来的日子不用愁的。”郑平一听这话,转念一想,就好像什么话都没了,王芳把未来生活描画的太好了。郑平心里有些话也给压了下去,他心想着和王芳交往了就能升职加薪,不用辛苦打拼,将来还可以直接做老板。况且王芳长得也不差,性格又活泼开朗,这么好的事,郑平的内心有个声音告诉他,不能立刻拒绝,于是郑平笑道: “我没什么顾虑的,既然你和老板看得起我,那我们就先交往看看吧。”王芳高兴极啦!把事情告诉了自己的父亲,很快,郑平就当上了车间主管,活轻松了,工资也高了。两人交往了半年多,王芳把郑平带回了家吃晚饭,也算是正式把男朋友介绍给了父母。还不用说,郑平长相帅气,干活踏实,对王芳又好,两位长辈是喜欢的不得了。对郑平的家境也确实是一点没在意,所以家里的情况也没多问,只知道他在老家还有一个老母亲。在王家酒过三巡,饭过五味后,王老板提出了婚事,问郑平有没有想法,原来王芳在私底下就和父亲表明过了心意,想要和郑平结婚,并且两人的年纪都不小了,要是有合适的也确实该结婚了。郑平一听这话,愣了一下,他说:“结婚……?这太早了点吧?”王老板说:“不早了,你俩也处了快一年,合不合适也知道,而且也不一定就直接结婚,可以先订婚呀。”“是呀郑平,难道你不想结婚吗?”王芳也在一旁说。郑平嗫嚅道:“不是……不是的……我也想结,就是结婚不是小事,你看能不能给我几天时间,我回老家和我的母亲商量一下,也通知她一声,她还不知道我俩的事呢。”“也是,这么重要的事一定要说的。”王老板说,“那这个月你工作安排一下,下个月就回去通知你母亲一声,可以的话,也把她接过来,你和王芳照顾她也方便。”“好的,”郑平只好答应道。二.郑平这心里呀,实在堵得慌,这心里的事儿,就怕瞒不住,到时候撕破脸了,他还怎么抬起头来做人呀?从王家别墅出来后,郑平的心情一直很沉重,王芳说想陪他回去,他厉声拒绝了,还说怕母亲直接见到王芳太突然,还是自己先回去说好了。到时候再把她带回去,这样子比较好,王芳一听,也不好说什么,只好让郑平自己回去。时间很快就到了郑平回去的日子,和王芳在车站依依不舍的道别后,总算上了火车。坐了30多个小时的火车,郑平总算回到了老家,他带了很多礼品,家里的门没关,他走了进去,熟门熟路地放置好了东西。随后又走进了一间房,床上躺着一位五六十岁的妇人,这人就是郑平的母亲。郑平的母亲身体不好,常年卧床不起,见到来人是郑平,表现的十分激动,努力的撑着身体,想要坐起来。郑平赶紧上前去帮忙把她扶了起来,母子两个唠了一会儿的嗑,郑平左顾右盼,他问李燕怎么还没回来?李燕是郑平在乡下的妻子,两人结婚有三年了,有一对儿女是龙凤胎。正是因为两个孩子的出生,原本家里就不富裕,日子过得越发的拮据,郑平只好一个人外出务工,留李燕一个人在家照看母亲和孩子。郑平每个月的工资除了给自己留点生活费,剩下的全部都打回了家里。母亲说:“燕子去地里收玉米了,要晚点回来,孩子也带地里去了,在家没人照顾。”郑平和母亲聊了几句后,就说去帮李燕的忙,然后起身去了地里,两个孩子就坐在田埂上玩泥巴,还有一些小伙伴。年纪大一些的几个孩子就帮忙照看年纪小些的孩子,郑平没有见到李燕的身影,想来,李燕进玉米地里去了。郑平对着两个孩子是抱了抱,亲了亲,随后才走进玉米地里。走进去一点,郑平看见了李燕,李燕背着一箩筐,里面装了不少玉米,沉甸甸的让瘦小的李燕身体有些后倾。他赶紧去托住了箩筐的底部,感到背后一轻的李燕回过头来,只见郑平笑嘻嘻的看着自己。她高兴极了,尖叫了一声,郑平帮她把筐子卸下,两人紧紧相拥,注意到李燕的脸部和手臂都被玉米叶划出了一条又一条的血痕,他心疼地让李燕赶紧出去,自己又背着箩筐走了出来。此时太阳已经下山了,但因为还能看的见,郑平让李燕照顾孩子,然后自己又去掰了不少的玉米。天渐渐黑了,他们把玉米堆在推车上,两个孩子也坐了上去,郑平推着车,李燕跟在身旁,一家四口就这样慢慢的走回了家。回家后,李燕什么也没让郑平干,就让他陪着孩子,自己则在厨房里忙进忙出的做着晚饭,做到一半,郑平把孩子交给母亲,自己就去厨房帮忙了。高高兴兴的吃完晚饭后,两人躺在床上,郑平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李燕总是被他的动作碰醒,她也睡不着。李燕就问:“是不是有事啊?”郑平当然不会如实相告,而是告诉了李燕,自己外地的工作比较忙,好不容易才请到了假。这次待不了多久就要回去了,回去后一年半载的也回不来一次,这次顶多待个十天半个月。日后还要麻烦李燕好好照顾母亲和孩子了。听到郑平这么客气,李燕故作生气的打了他一下,说:“什么话,这不都是应该的嘛,你就好好工作就行了,家里有我,我会好好照顾孩子和妈的。”郑平说:“嗯。”然后亲了李燕一下,紧紧抱着她睡觉。他很愧疚,对李燕,但他觉得自己已经回不了头了,他也拉不下脸来跟王芳坦白,也不敢跟李燕坦白,毕竟他已经对不起李燕了。好在自己和李燕只是吃了喜酒没有领证,那他和王芳领证也不能算是重婚罪,大不了日后多打些钱回来,也算是补偿李燕了。这么一想,郑平总算松了一口气。在老家待了半个多月,打理好了家里的一切,收完了农作物,郑平又在李燕和孩子们和母亲依依不舍的眼神中踏上了回浙江的路。三.回来后,郑平表示自己的母亲很满意王芳这个儿媳妇,但身体抱恙,婚礼就不来参加了,家里也没什么亲戚,也不用去老家摆喜酒。王家人也同意了,既然人家都这么说了,那结婚后给郑平的母亲寄去婚礼的VCR和一些礼品礼金就好了。郑平和王芳求婚后,两人一直在操持着各种婚礼事宜,终于在两个月后,两个人结完了婚,领完了证。结婚后的郑平除了每个月往家里打钱以外,几乎从来不接老家打来的任何电话。特别是最近这几天李燕的电话更是打得频繁了,郑平生怕王芳察觉到什么,直接就换了电话卡,偶尔想联系李燕问家里的情况了,再把原来的号码给换回来。他以为这样子做就天衣无缝了,可谁知就在他换了卡没几天,李燕就跑来浙江找他了。那几天,因为王芳怀孕,但是胎儿不稳,所以郑平会经常带她去医院做检查。在外面等待王芳的郑平就遇上了李燕,郑平惊恐的赶紧把李燕拉到了一旁的角落里。他问:“你怎么来了?”李燕说:“打你电话打不通,我只好来找你,我来好几天了,又不知道你住在哪儿,还好今天遇上了,不然还不知道找到什么时候呢。”郑平说:“找我做什么?我工作很忙的,空了我自然就会回去,你赶紧回去吧,家里还有妈和孩子呢。”说着郑平拉着李燕往门口走去,李燕说:“你怎么不问我在医院做什么?你呢?你怎么在这?你身体不舒服吗?”郑平说:“回去再说。”李燕这时候可哭了,她抽泣的说:“不回了,家里没人了,孩子都带过来了,妈在几天前就病逝了,我就是打电话给你,你没接我,所以我才找过来的。”郑平愣住了,“妈死了?”李燕说:“是的,我一个女人也不知道怎么办,也联系不上你,多亏了表哥帮忙安葬了妈,还带我来找你。”“表哥也来了?”郑平惊道。李燕点头,又说:“儿子发烧了,我们送他来医院,现在还在打点滴,不过有表哥陪着,我才能出来买点东西,刚好,又遇上了你。”李燕高兴的想让郑平现在去看看孩子,却没想到郑平拒绝了,还说工厂里很忙,自己要马上回去,让李燕立刻回去先看孩子自己晚点过来,然后在送她们回乡下。李燕知道郑平向来这么忙,只好答应,正要与郑平分开,王芳却出来了郑平瞬间就慌了,又不能做什么,想要做什么也来不及了,他就呆呆的怔在了那里。王芳和李燕擦肩而过,她向郑平说道:“郑平,你怎么跑这来了?找你老半天。”李燕疑惑,她回过头来,又听王芳说:“傻愣着做什么?别担心,医生说了孩子很好,你这个当爹的就放心吧。”王芳的话一字不漏的钻进了李燕的耳朵里,一不小心,手上的东西都掉在了地上。一听动静,王芳转头看向了身后的李燕,一脸茫然,这个女人怎么满眼噙泪的看着自己这边啊?李燕颤抖的开口了,“郑平……你……你……。”郑平赶紧打断了她,他说:“我什么,你闭嘴吧,你儿子的住院费,我会帮你付的,你先回去吧,孩子要紧。”王芳问:“她是……”郑平说:“一个老乡。”说着对李燕使了使眼色,还把她推了出去。那天回到家,王芳就一脸严肃地问:“说吧,那个女人到底是谁?别说是老乡,我可不傻。”郑平一见事情瞒不住了,可又不敢说实话,他只说李燕是前女友,没说是妻子,王芳也信,而且两人已经结了婚,有了孩子,她也不想抓着不放,就让郑平去断个干净。晚上郑平来找李燕,二话不说,直接跪下抱着李燕的腿,求她原谅,郑平是好不容易才安抚了李燕。但被表哥狠揍了一顿,并且让他离开王芳回来李燕的身边,郑平嘴上答应了,心里却不这么想,离开了王芳就等于放弃了一切,然后和李燕回农村老家过贫穷的日子。当着王芳的面,他说和李燕已经断了,发誓两人不会再有任何的瓜葛。当然,他自己也是这么想的,日后对李燕他们能避就避,反正和李燕又没领证,他怕什么?郑平自作聪明,李燕和表哥能坐以待毙吗?表哥私底下早就已经约了王芳谈话了,还带上李燕和孩子,他们向她说明了一切,王芳是相信李燕他们的。回来后王芳就像郑平提出了离婚,郑平不肯,于是两人争执了一番,王芳就被推倒在地,本来胎儿就不稳定,这下直接流掉了。这事惊动了王芳的父母,郑平这婚是不离也得离了,不然就得吃官司。收拾东西离开了王家,郑平又想到了李燕,他回老家求李燕原谅他,这时,李燕已经带着一对儿女回娘家了。她不打算原谅郑平,闭门不见,李燕亲戚多,几个人把郑平赶了回去,郑平已经没什么亲人了。唯一的亲戚大伯,在知道了他的丑事后,也不在和他往来,身后无人,腰杆子也挺不直了。郑平只好灰头土脸的回自家老房子,原本以为攀上了王芳,就能从此荣华富贵的郑平,到头来,人财两空,悔不当初啊。

上一篇:抖音抄袭女王闷头赚百万,要脸吗
下一篇:提前放学回家,我爸和女友竟然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