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过得非常好,你却什么都忘不了。

  我对你有过无数次的憧憬,你每一次本都可以坦陈自己内心,但你偏偏没有。在你的生活和我之间,我毫无例外成为了被你放弃的那一方。刚开始我不肯认输,以为始终会敲开你的心门。可现在我觉得好辛苦,不是手敲累了,是因为我终于承认自己永远都在被你放弃而辛苦。

  其实,“面对真相的人没有一个人能逃得过伤心。”

  如果你也有故事,欢迎分享给我们,投稿邮箱:

  《沈塘》

  文丨 

  1

  喜欢上沈塘,是在地铁站里。

  当时我刚毕业不久,开始在一家公司实习,每天早上坐八点的地铁,先坐4号线,再转1号线,最后坐2号线,赶着在九点前到公司泡上一杯燕麦,然后隔着大楼的玻璃望向外面,伸几个懒腰活动活动,当醒觉。

  沈塘也坐2号线,公司位置与我在的公司对望。

  第一次见他,他拿着一本工程造价之类的书,身形长长的,歪歪站着,穿着一件白色的T恤和浅蓝色的外套,一只黑色的耳机线从上衣口袋里一路往上,两只耳机安安稳稳地挂在了耳朵上。他安静看着书,就那么站在候车的黄色区域里。地铁来了,他抬头看一眼,其他人还未等人下车,便往上挤,他不是,见下车的人都下了,他才长腿一迈,堪堪站了进去。

  那天我站在他后面,没赶上那趟地铁。

  后来我总是遇见他,他不是站在车厢头就是车厢尾的位置等车,我有时站在他后面,有时站在他旁边,也有时站在他一旁的车厢候车,总是尽了力地想挤上跟他同一班的地铁。

  下了车后我俩出车厢,有时他走前面,有时我走前面,我走前面的时候就挺起身子,认认真真地走路,恨不得走出个好看的花样儿来,他走前面的时候,我就深一步浅一步,这座城市时常有风,我的头发吹得乱乱的,也不理,望着他的背影,老觉得这是一个什么爱情故事的开始,而他会是另一位主角,我们会认识、会相爱、会在大海边儿上互诉爱意,会拥抱、会再也不分开。

  如果是四十五集国产电视剧,我俩可能还会经历误会、分开又重逢的戏码来凑凑时长,如果是十六集韩剧,我们就快一点相爱。总而言之都是好的,想象总是好的。

  我还没跟自己搞明白为什么喜欢上他了,脑袋里已经上演了不知道多少出戏码来与他相爱,而越是想着,我就越是觉得喜欢他。

  2

  喜欢到觉得不行了,必须得做点儿什么的时候,我跟沈塘搭话了。

  那天早上,我化了个淡妆,喷了点儿香水,出门的时候拿出了勇赴沙场的气势,赶着点儿在地铁站里遇见了他。他照旧在车厢尾巴边儿上站着候车,手里没有书,也没玩手机,只是戴着耳机在发呆。我迈着步子走到他身旁,心里扑通扑通半天,跟打鼓似的,寻思了半晌也没找着一句可以说出口的话。

  上车后就更不必说了,人多,拥挤得厉害,我在他身旁站定,看了他一眼,又低下头,透过一点儿缝隙望着他的脚尖,心里暗自丢了些士气。一站比一站更拥挤,我心不在焉,被人潮挤着,稀里糊涂地撞到了他硬硬的胸膛上,我背对着他,闻到了他身上那股淡淡的香气,像沐浴露或者洗衣液之类的,清清爽爽干干净净,他一只耳机不知何时放了下来,被我听来一阵细微的歌声,像是日语。

  地铁启动,他往后让了让,我往前迈了一小步,自己站定好,脸庞止不住地发热。

  跟在他身后下了车,我心里那只鼓仍在敲着,突突的,快到公司,我脑子一热,快步走到他跟前,“你好,我经常在这儿遇到你,你也在这附近上班?”

  他把另一只耳机也摘了下来,看着我,带着些惊讶,顿了顿,说,嗯。

  “请问,我能不能加你的微信?”我心里的士气不知道还在不在,但阵脚是真的乱了。

  他又愣了愣,到底还是拿出了手机。

  3

  沈塘的微信头像是冥王星,幽深又沉静,看着倒挺像他。

  加了微信那天上午,我心猿意马,到底还是按捺不住,躲进了洗手间给他发第一条微信。

  编辑了一条长长的微信,我写了名字,又写了爱好兴趣,整段看来像一条话很多的人的自我介绍,末尾我又写了一句:很高兴认识你。

  看起来过于正式,因此也显得居心叵测。最后我删除了一长串,只留下了名字和一句很高兴认识你。临到最后发送时,又想起现在是上班时间,害怕打扰到他,于是清空了所有文字,退出了聊天界面,愣是如坐针毡地熬到了下班,到了下午六点才把消息发过去。

  夜里八点他才回复,说了自己的名字。

  我立刻回他消息,问他下班没有?他说,才下班,准备回家。我又问他,吃饭没有?他说还没。我还想说些什么,又想起他坐地铁时从不玩手机,心里觉得会打扰到他,于是只好结束了对话。

  既然已经走出了第一步,那就没有再缩回来的道理。

  第二天我赶了个早,在地铁站里等着他出现,见他来了,跟他笑着打招呼,他摘下一只耳机,诧异地笑了笑,跟我打了个招呼。我将夜里准备的话一句一句说出口,早上好、吃了吗、便利店里的玉米挺好吃的、今天的地铁挺挤的、不过天气不错、你是做什么工作的、平时忙不忙、我也挺忙的、我们公司离得挺近的、偶尔一起吃个饭好不好。

  说完一句,我便在心底划掉一句。

  他一声一声应着,我们上了车,在车厢里终于沉默下来。

  出了地铁站,我走在他身旁,笑着继续说,最后只剩下一句话,眼看着快到了公司楼下,我说,你一般在哪儿吃午餐?

  他说,我们那栋楼二楼有个餐厅,我常去那儿吃。

  挺好的,我们公司楼下只有一间面馆。我说着,停了停,又问,我能去那儿吃饭吗?

  他笑了笑,说,可以,那儿是对外开放的。

  4

  那间餐厅的味道不错,我隔两天便去一次,去了就忍不住四处张望,想看看他在不在,幸好他时常是在的,也时常是一个人,这时我便凑上前,跟他打招呼,坐到他对面。

  我一步一步朝他走着,居心叵测,又顾左右而言他,我想他是知道的,知道我喜欢他,但他没拆穿,我也没说出口。我想这其间是有一些机会的,日久生情,我需要的只是一些时间而已。

  于是就这么过了两年,我和沈塘从认识的人变成了朋友。

  我知道了沈塘有过一个女朋友,后来她去了另一座城市,两人便分手了,这是我从他的生日聚会上听来的。那天我坐在他的朋友旁边,忘了是从什么由头上谈起的,只听到一人说起了沈塘的女朋友,问他是不是还放不下。

  沈塘笑了笑,没说话。

  彼时我正和他的一个朋友聊天,说着说着,听到了这一句,心里动了动,扭头看了看他,又垂下眼来,照旧聊着天。

  聚完会,大家便各自散了。沈塘开着车送我回家,车上安静,中途路过一条长长的隧道,隧道的灯光明亮,我开了车窗,靠在椅背上看了一会儿沈塘,他的眼睛漆黑,灯光探进去又忽而明亮起来。

  我想起一年前,沈塘刚买车那会儿,我一个人坐地铁老觉得不习惯,跟沈塘这么说起,他也是笑了笑,一句话没说。

  沈塘性子淡,言辞总免于尖锐,看来总是随和。我想这也是为什么我即便那样撞进他生活里,他也不恼,和和气气地与我聊天,不探究原因也不拒绝。

  他对所有人都是这样的。那个女朋友会不会是个意外呢,我心下有那么一个答案,又不愿再想。

  于是索性告白了。

  过了隧道,街边的路灯再照不进他眼底,我思忖了一会儿,说,我们认识也两年了,你做我男朋友好不好?

  5

  我告白后没多久,沈塘便离开了,不是离开了我的生活,但也差不多,他离开了这座城市。

  那天夜里我跟他告白,他在红灯前停下,也打开了他那一侧的车窗,说,你一直都喜欢我?

  我说,嗯,一直都喜欢你。

  他说,对不起啊,我也有一直喜欢的人。

  绿灯亮了,他继续开车,我们在灯火通明的城市里穿行。

  我说,我知道。

  他问我,我要不要也像你这样,去跟她告个白?

  当初你们在一起,是她先告白的?我问。

  嗯,差不多吧,他笑了笑。

  看来你也是可以被追到的,只是我没赶上。我也笑了。

  到了我家楼下,我下了车,想了一会儿又跑过去敲他的车窗,我说,要去告白就赶紧的,晚了指不定她就是别人的了。

  你看,我就是这么倒霉。这在心底默默又加了一句。喜欢一个人怎么就这么心酸啊,我想。

  沈塘是突然离开的,有天上午,他给我打了通电话,说辞职了,要走。也不等我去送他,他便开着车远远地离开了这座城市,利落到像是什么也不留恋。

  我和他认识了两年,从未想过他会是这样突然地离开,这结局戛然而止,太不像样,于是我便一次又一次地想起我与他的开始。这两年太短了,而生活又很长,我总是无端想起他的脸来,觉得他就像我的一场梦。

  6

  遇到沈塘后,我渐渐开始相信,在有些事情上,你哪怕再怎么不认输最后也得认命。

  我这小半生都过得挺不错,小时候被家人疼着,想要的娃娃和糖果总是有的,读书时代花了心思分数就上去了,毕业后找工作,面试了几家就顺利拿到了offer,租房没被坑过,朋友们也很好,我一个人活得风生水起,吃嘛嘛香,隐约能看见生活像一条平坦而顺遂的大马路,根本不需要瞎操心些什么。

  然后沈塘就出现了,像一块儿从天而降的大石头,把我的路硬生生砸出一个坑。爱情这件事儿,就算得不到也不能说是飞来横祸,我知道我只要绕过去就好了,往后的生活还会是一条大马路。

  可是,我还没有太想要而得不到的东西,所以我尝试了一大堆别人说有用的没用的招儿,事实证明,只要别人不喜欢你,那什么招儿都没用。

  所以绕了一大圈,我还是认命了,认了不会被沈塘喜欢的命。

  要是赶早了,第一次在地铁站里遇见他,就知道自己是这种命该多好。我想。

  沈塘的命就比我好多了,至少在爱情上是这样,他兜兜转转,找回了自己的前女友,失而复得啊,多么的难得,当初我自己脑内的那出爱情故事戏码,他竟然真的成了主角,但我只是个配角。

  沈塘走后,我的生活如常,我想我终究还是绕过了他砸出来的那个大坑,但我的那条路啊,它太宽敞了,又平坦,一眼望不到尽头,总是空旷得让人无端难过起来。

  编辑:kai

  配图:《不是任何人女儿的海媛》

  投稿

  ↓ 生活中还有什么徒劳无功的时刻? ↓

上一篇:梅雨前线
下一篇:⊱我,生于 90,死于社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