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之性》(予謠夢成)原创小说-恶,发根

恶,发根

在死之前,我的人生的确像电视剧里,彩色的跑马灯一片片的快速闪过。

不管是悲伤、开心、难以启齿甚至连我都遗忘的记忆,全部都被记忆狗仔给一一挖了出来。

记忆狗仔是我给大脑的称呼,因为他总是记住我所讨厌的一切,不过也不全然。

抬起头看着根本不存在的投影片,我看见了小学一年级的生活。

那是我一生中最温暖的时光⋯⋯

小一的时候,我的性格就是一般那种学霸的沈默型,所以我在班上的人缘并不是说很好。

不过还是偶有几个零星的小伙伴愿意和我搭话,这就是我小一的同侪生活。

不过时间一过,升上了二年级后,我们班上某些人就开始恃强凌弱⋯⋯

其中一个女生见我总是孤单一人,心里的如意算盘也「刷刷」的快速拨了起来。

我起初不以为意,也许是没有父亲的缘故吧?我发现我的心智比一般的同龄孩子还要来的高一些。

她们见我没什幺反应,便越玩越大,我一直忍气吞声,任她们怎幺做都不会改变我的生活,就这样一直到了学期中。

有一天我心情真的不是很好,那阵子几乎见不到我母亲,我和我姐的感情那时也没说很好。

那天我记得很清楚,是一节闽南语课前的下课,她们绕着我不断的指责和讽刺说。

「妈生我这个野种出来做什幺?」

甚至还说要报警把我抓起来省得碍眼。

当下我就心想,你们一定要选今天这样玩吗?好,那我陪你们玩!

那时,我心中恶的种子不断的吸收之前堆积起来的负面能量,终于在打钟那一刻,爆发出了一小截的种子根。

一上课我就趴着不动,三分钟后老师进来点名,一见到我趴在桌上,有些担心的问着我身体有没有事?

我良心不安的在心中跟闽南语老师道歉后,便开始了我的复仇行动。

一开始我一直闷不吭声,果然,那群女生有开始在老师面前叽哩呱啦的乱开炮,我心中的不安也快速收了起来。

我一直都很适合当演员,就如同我母亲跟我说的,我说谎的时候最认真。

眼泪在我催促下,噼哩啪啦的不止的落下,我抓準好时机后抬头看向闽南语老师。

「呜⋯⋯老师,那群女生说,我,我是我妈生的野种,还说要叫警察抓我去关,呜⋯⋯老师⋯⋯我好害怕⋯⋯」

这招果不其然的奏效了,闽南语老师先是担心的安慰我,然后抬头看向其他人,问我是哪些人乱说的,我想也不想就指出了班上一半的女生。

当然才刚说完,她们便极力反驳,不过天下无敌人,只怕猪队友。

其中一个女生跳出来,指着我说:「难道我们有说错吗?你现在在老师面前乱说是什幺意思啊!蛤?!」

我心里偷偷的窃笑,现实里我已经拉着闽南语老师的手,那因为害怕而不断颤抖的身体,是我第一次做坏事而感到的兴奋。

闽南语老师见我害怕的发抖,心中原本还平衡的天秤瞬间倾倒向我这边。

「都安静!我下课去找你们老师说!现在我要上课!」闽南语老师讲了几句安慰我的话后,就回去上课了。

就在我打算让事情越演越烈时,我们班导出现了。

我的班导师,是我一生中遇过最美好的事物,也许是我眼睛的滤镜跟墙壁一样厚吧?她在我心中彷彿天使一般,身上散发着温煦而暖热的光芒。

她姓陈,不过我都直接叫老师,还曾经有一次口误,连妈都喊了出来。

我很听老师的话,所以就放过那群女生了,不过也因为那件事,老师之后都很在意班上同学间的和谐,也算是好事一件吧?

美好的时光总是过得特别快,我们升小三的时候,老师也要走了。

结果在临走前还办了一个签名会,老师把她随身的物品公开争标,我极力的争夺,最后得到了老师的随手袋。

老师离开学校后,我们面临了重新编班,第二个恶梦则在我升上小五,再度重新编班时⋯⋯

上一篇:《葬礼后的摇篮曲》(筱曦)原创小说-第一章 ~ 葬礼 (2)
下一篇:《小七》(曦伏)原创小说-小七(9)